Archive for Month: February 2017

影之相#5 –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信報 2017/2/25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信報 2017/2/25

冬末初春的荷塘,只剩下乾枯的荷枝,時有水鴨游曳。以多角度的重拍手法,將拍攝當時的感思層層捕捉。把有限的荷枝,造成現實視像中無法呈現的結構美,新觀點,新構思。以有限化作無限,「以無法為有法」。嘗試把老子的「有」與「無」,以攝影為媒,重新演繹。彭麗雯將應約為美國威明頓國際沙龍攝影展覽作國際評審。此輯作品,將於當地時間二月廿五日,即今晚於當地作分享,展出。

拍攝地點:佛山,三水
拍攝日期:2015年
拍攝者:彭麗雯放射專專科醫生
世界攝影十傑 美國攝影學會
(彩色大相組 2008 及 黑白大相組 2008 2009)
香港醫學會攝影會 聯席創會會長, 會長

【年度人物】香港攝影界女傑 美國攝影學會“世界攝影十傑”彭麗雯女士 – 今日華人出版社 2017/02/21

 

今日華人出版社 2017/02/21

 

《傑出人物》2016年度人物特輯 彭麗雯女士個人簡介

放射科專科醫生、攝影名家、卓智醫學掃描診斷中心創始人、香港醫學會攝影會聯席創會會長及現任會長、沙龍影友協會高級會士及會士、國際影藝聯盟藝術名銜、中國民俗攝影會會士、恩典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沙龍影友協會沙龍主席 2010、香港攝影學會展覽主席2009。她自小酷愛攝影、繪畫、文化藝術,多年來舉辦了多場個展、出版了多本個人影集,長期活躍在藝術文化界,多次獲得國內外大獎,包括美國攝影學會“世界攝影十傑”(彩色大相組 2008 及黑白大相組 2008、2009),同時擔任多個攝影團體顧問。2015年,她獲澳門民政總署及澳門攝影學會所邀,為當地之荷花節創作以荷花為主題的攝影展。期間,她以多角度、多次曝光等攝影技術,以東方哲學為靈魂,以西方藝術為表像,融匯東西,走出了“以畫入相”的藝術新路,是次創作《映荷影》亦驚豔攝影界。

“好的藝術作品,能給人帶去美的享受,能讓人們得到更多對抗生活的力量。”

——彭麗雯

藝術,是一場修行。攝影名家彭麗雯女士以匠心精神,不斷謀求改變、參透、突破,以攝影為媒介,融入東方哲學,以畫入相,寫意光影,亦幻亦真,如詩似畫,從而在傳統攝影中走出一條新路。

真乃:大道至簡,悟者天成。

 

她的藝術新路:源自東方哲學與西方藝術的碰撞與融合

受德國Ausmeyer & Gerling展館之邀,一場別開生面的《映荷影》個人攝影展如火如荼地展出,此次展覽的創作者正是彭麗雯女士。有人評價,她的此次系列作品,正是“以畫入相”的典範,創意十足。

彭麗雯女士,美國攝影學會“世界攝影十傑”之一,酷愛攝影。

此次,她的《映荷影》又一次為攝影界湧入一股清流。與眾不同的是,該系列作品並非像眾人以往拍攝的那樣表現荷花的真實面貌。相反,則是通過多重曝光、多個角度等特殊手法,拍攝出荷花亦幻亦真、如詩似畫的朦朧意境,給人一種獨特而耐人尋味之美,特別是其豐富合理的構圖、複雜和諧的斑斕多姿,具有強烈的視覺感官,十分引人注目。而這,正源自於她別具一格的構圖方式和創作理念。

原來,近年彭麗雯女士結識了當代著名彩墨畫家林天行先生,深被其打破傳統束縛的水墨荷花作品所吸引,遂跟隨其學書畫數年。任何一種藝術都並非是獨立存在的,一直在藝術上求新求變的彭麗雯女士在此找到靈感,遂以攝影為媒介,融入東方哲學,以畫入相。

“在我國,哲學與藝術同根同源,彰顯了一個民族博大精深的思想。特別是,我國的書畫藝術與西方藝術不一樣的是,蘊藏着傳統的東方哲學思想,追求寫意而非寫實,強調陰陽互補,講究天人合一。倘若透過攝影的瞬間藝術及構圖來展現東方藝術中的精粹與哲理,從而表現創作者對某一事物的感知,將獲得非同一般的藝術效果。”

在“以無限為有限,以無法為有法”的思想指導之下,《映荷影》應運而生。此系列為三部曲——色之相、光之相、影之相。“色之相”運用重拍技巧,達至豐富的視覺效果;“光之相”採用多重曝光、多種鏡頭及不同光圈、角度、焦距,呈現出荷塘不同季節、時段和色彩的斑斕多姿,從而表達出生生不息、永無休止的生命力;而“影之相”更是其內心對荷塘最直觀的感受,該系列作品運用多角度、多視野,創作手法與書法相似,運用線條、結構、空間、節奏、和諧、無限,用簡潔的荷枝造成現實中無法呈現的構圖,從而達至無窮無盡。

毫無疑問,“以畫入相”——正是彭麗雯女士以攝影為媒介,將攝影“捕捉決定性瞬間和不同角度”的精髓與中國繪畫、書法藝術及東方哲學相互碰撞、完美融合的結果,成為攝影藝術上的又一突破。

 

她的藝術之心:願用千辛萬苦,換來一幅構圖獨到之作品

自小,彭麗雯女士就十分癡迷藝術,而對攝影的熱愛則源自家庭的藝術氛圍的薰陶。“小時候,在每週末的家庭聚會上,喜愛攝影的外公和舅舅就會拿出他們的得意之作給我們欣賞。”那時,家中的孩子們聚在一起,觀看着一幅幅攝影作品,而外公及舅舅則在一旁講解。從而,大家在這種愉悅的藝術氛圍中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家庭聚會。

不知不覺,孩子們慢慢長大,而藝術的種子也悄悄地種下了。

少年時,崇尚着像外公與舅舅那樣能拍出精美作品的彭麗雯女士,也在課餘時間端起了相機,雖然只是一臺普通的卡片機,但已滿足了她當時對藝術創作的最初渴望。“工作之後,我開始購買自己想要的相機,並且開始專業化的學習,堅持走自己的攝影之路。”

依照彭麗雯女士的秉性,一旦認定了一件事,必定全力以赴。

為學習攝影,她充分利用時間,短短的半年內完成了幾個攝影課程。那時,每週課程排得滿滿的,佔用了幾乎所有的工餘時間。高強度的學習,令得她迅速成長,在短時間內掌握了專業的攝影知識。

為了磨勵攝影技術,彭麗雯女士常外出採風,足跡遍及世界各地。眾所周知,攝影是一件十分辛苦、考驗毅力的工作,而每一張滿意而精彩的作品之後都有着同樣精彩的故事,或許還有不為人知的艱辛。

2011年,彭麗雯女士與攝友在一個湖邊採風,當時正值數九隆冬,冰天雪地。當時,冰天凍地的湖中間長有一棵樹,亭亭玉立,特別美麗,但如果站在湖邊無法拍出想要的構圖。為了拍出自己滿意的作品,她一邊在心中思索着如何構圖一邊走動調換角度,從而在無意之中已越過了湖邊的欄杆,走到了湖中間。此時的湖面被冰雪覆蓋,暗藏危險。“呀,突然我發現鞋濕了,緊接着,冰塊破裂,我整個人都掉落進湖水中。”那時的氣溫零下20多度,刹那間,她感覺一陣超過人極限的寒意襲來,冰冷刺骨。瞬間,她變得十分緊張,然冰塊濕滑,她無法通過一己之力爬上湖面,而其他的攝友都在遠方投入地拍攝。

因為體溫驟然下降,彭麗雯女士不由自主地緊張地掙扎,湖面的冰窟隆越來越大,境況十分危急。在這危難之際,她抑制住自己的恐懼心理,迅速整理好思緒,突生一條救生妙計:向樹的方向遊去。最終,憑藉樹根的力量,她奮力從冰冷的湖水中爬出呼救,重獲安全。“但是,隨身攜帶的器材掉進湖中被急流沖走了。”當往事再次被提起,她想起自己當時的窘境,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然而,她那份對攝影的摯愛與瘋狂,也不由得令人對其肅然起敬。

如此的危險情況,彭麗雯女士在前蘇聯進行藝術創作時也碰到過一次。但無論如何,仍舊阻止不了她對攝影的熱愛與追求。而當歷經千辛萬苦後,一張令人滿意的照片就能撫慰昔日所有的酸痛苦楚。

 

她的藝術之美:願用好的藝術為人們帶去對抗生活的力量

彭麗雯女士是一名執業醫生,當年在香港大學醫學院畢業後,曾任職威爾斯親王醫院,後參與創辦了卓智醫學掃描診斷中心。

一般情況下,在各家診所內都能找到一個擺放各種八卦雜誌的角落,以供等候就診的人消遣。然而,在卓智醫學掃描診斷中心卻沒有此類設置,取而代之的是出自彭麗雯女士之手的多幅水墨畫及各種攝影作品,而且這些作品定期更換。從而,當大家在該中心等候之時即可靜靜地欣賞各幅藝術作品,宛如身置如某家格調高雅、裝潢清爽的藝術長廊。“好的藝術作品,能給人帶去美的享受,讓他們得到更多對抗生活的力量。”由彭麗雯女士所創作的美,以她為中心,蔓延開來。

與彭麗雯女士作為職業醫生同樣精彩的,是其在攝影上的所得:

她成功地獲得了美國攝影學會2008及2009年組別中“世界攝影十傑”的殊榮;作品獲多個來自義大利、法國、俄羅斯、韓國、葡萄牙、美國等著名網上藝廊邀請展,且被美國攝影學會、香港文化博物館、世界多地博物館及收藏家私人收藏,同時還贏取逾100個主要國際獎項,享負盛名。

多年來,她舉辦了多場個展、出版了多本個人影集,長期活躍在藝術文化界,在多個攝影學會擔任榮譽顧問及行政崗位,身體力行地參與會務;曾創辦了香港醫學會攝影會擔任會長,亦為多個國際沙龍及香港本地攝影比賽擔任評審;2015年,她獲澳門民政總署及澳門攝影學會邀請為當地之荷花節作以荷花為題的個人展覽,從而誕生了又一次使攝影界驚豔的《映荷影》;近期,她又將應邀出席2017年在美國舉行的威明鎮沙龍攝影展,擔任國際評審……

彭麗雯女士在攝影領域的卓著成就,容易讓人誤認為她的第一職業就是攝影師。但,歸根結底,這些成績完全源自她對攝影的全身心投入,曾經,她保持每個月1次旅行,足跡遍及我國幾十個城市、以及世界上數十個國家,還曾創下一年參加了逾百場攝影比賽的紀錄。

大道至簡,悟者天成。正因為心存夢想、全力以赴,彭麗雯女士才能悟出糅合中西文化、“以畫入相”,開創攝影之新路,也正因為這般用心鑽研,她才能達至別人無法企及的藝術高度、夢想高度。